您所在的位置: > 修行体会 >
分享到:

奇妙的心灵探索之旅

  • 2016-06-14 05:54  |  
  • 来源:佛语心品  |  
  • 负责编辑:admin  |  
  • 点击:

奇妙的心灵探索之旅
——2016天台慈恩寺春节禅修体验分享

 

摘自:“佛语心品”新浪博客


谨以此文:
至心皈命顶礼感恩:高雄文殊讲堂上慧下律大和尚、大法师
至心皈命顶礼感恩:天台慈恩寺上智下渡大和尚 及 净仲师


一、说明与前言
说明:本文所有体验均为末学个人感受,因各人体质、体感、观念、觉受力、忍耐力、宿世因缘等等,各不相同,所获体验必不尽同,请不要对号入座、缘木求鱼,只需谨遵师教,认真体验、觉察自身当下的各种感受即可。
前言:热爱佛法还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心结甚多,总难消解,便在网上四处求解。偶尔看到慧律法师的佛学讲座,听听,居然句句入心,从此便与慧律法师讲座及佛法结下不弃之缘,心结自然开解。而热爱禅修则还是近两月的事,是末学按计划想成熟另外一些因缘,而主动寻找的一个因缘。只是令末学极为意外的是,末学只想到了开始,没有想到结局,竟是如此超乎自己的想像。(我慢一下)或许,这正是佛菩萨对末学多年努力听经闻法的嘉奖吧。
花絮:全文写完后,再回头看标题、重读全文,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心灵探索之旅”,噫?咋全是身体的感受?心路历程、感想呢,怎么一点也没有?楞了好大半天,突然恍然大悟:净仲师不是反复开示,“所有觉受都是你的自心妄念,不用去理它,看着它、观察它,看它如何生起、如何灭去就好”吗?然后,自己就忍不住笑了。
二、缘起与成行
为什么选择禅修?
因为听经闻法逐渐遭遇到了天花板。
虽然“深入经藏、智慧如海”,但总是停留在文字层面,无修无证,对佛法的诸多至理以及诸佛菩萨的种种境界虽然从理上早已完全相信,甚至似乎有些了解,但却无法象回家路一样,清晰无疑,随意而用。从慧律法师的讲座中,也早已明白佛法是实修实证之法,外修行亦在量力而行,但内修心这块总是少了些什么,特别是对所谓三昧、禅定完全陌生,就动了想了解的念头。
于是便开始在万能的网络世界里搜索起来。无非就是禅、净、密,律的没找到。净(念佛三昧)似乎人气很旺,但末学觉得太简单,好像缺少挑战性;密又太玄,而且印象中好像只有西藏一带才比较盛行,太远了。就只剩下禅了。主要看到了二种禅修方法,一种是止观修法,另外一种就是参话头。都不甚了解。且查询结果发现,其实自己并无太多选择余地。那就随缘吧。
为什么选择慈恩寺?
最直接的原因,是缘于对大自然的热爱,其宣称的灵窟佛国、古洞禅修对末学有天然的吸引力;其次,客观上,能提供居士禅修的寺院道场极为有限(因为末学定位的是专业、正统的佛教禅修。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社会上提供的各类商业化运营的禅修道场、或者旅游性质的禅修道场),在这几个有限的道场中,要不时间不得便,要不联络并不畅通,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第三,从初步搜索的资料来看,该寺提供居士禅修的时间最早,甚至曾经一度引爆成为社会热门事件,虽然心里也有是否寺院商业化之疑,但看到寺院出过肉身菩萨、特别是与义工师兄们的交流都很顺畅,修行毕竟是自己的事,寺院能提供这个机缘就该感恩,赶紧开始是最重要的。于是,便很快决定下来,报了名,先试一次再说。就这样,参加了12月25~27的三天短期禅修班,结果很是受益,回家继续打坐后,逐步又有了些体验,于是,就又报名参加了本次春节七天禅修(标题虽然只写了春节禅修,实际上是两次禅修)。
准备及成行
报过名之后,心里就期待起来,并且着手做了些准备。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阅读一些禅修文章、公案案例、先贤祖师的开示等,进一步了解禅修的概念和做法等,进行心理准备。二是练习打坐。无论怎么努力,双盘是完全没有可能,单盘仅10来分钟,散盘也很难超过一刻钟,腿就会酸痛难忍。也罢,听天由命吧,心想别人熬得住,末学就能熬得住。
日子似乎过得不快,好不容易到了出发的日子,顺道看了下同学,结果耽误了当天晚上的启香。第二天早上3点半起床,4点直接参加早课。南郭了一番,接着就真正开始了企盼已久的禅修之旅。

三、忍耐
带领我们禅修的出家师叫净仲师。与准备功课时了解的情况差别很大,不是还有什么维那师、监香等一干人马吗?怎么就一个人?不是还要打板、……?(说明一下,可能是短期禅修没有启用这种正式仪轨,春节禅修时都有)。可根本来不及多想,没有半句废话,跑香、三五个准备动作、调身、深呼吸,简单的引导:专注于呼吸,一呼一吸为一次,从1数到10为一个循环,杂念打断了也不要去管他,继续从1开始数……。直接就入坐了。也没什么开示、解说、注意事项?这倒有点意外,或许该说的昨晚都说了吧,只能见机行事了。看大家都开始闭目入坐,末学也只好既来之则安之,赶紧收拾心念,闭目入坐,认真关注起呼吸来。禅堂立即进入鸦雀无声的状态,寂静得连旁边同修的呼吸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前几次还不错,因为平日自己本身就比较好静、又以前坐班车上下班时常做眼观的缘故,虽然同样有很多妄念生起,但整体来说,收心还比较快,很快就能顺利地从1数到10了。而且净仲师也很慈悲,时间都控制在15-20分钟,正好是腿可承受的范围。甚至开始能体验到身体时不时自动调节一下的那种一顿一顿的体动感觉。
功夫从下午开始体现。因为净仲师偷偷地把时长从15分钟、20分钟,逐步加到了25分钟,甚至30分钟了。腿部的胀痛感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直至无以复加的地步,但在如此寂静的空间,你的任何极微小的动作都能发出全场清晰可闻的声音,让你实在不好意思去打破这种寂静。只能一个字:忍!二个字:强忍!三个字:忍!忍!忍!净仲师虽然开示了,不要去分辨、更不要讨厌这种胀痛感,而要去学习感受、享受这种胀痛感,告诉自己,这其实是我们身体在进行自我调节,在帮助我们打通那些之前并不通畅的气脉和血管。可它就是痛!这时,脑子里已生不起任何妄念,只是不停地给自己鼓劲,再忍一会儿,再忍一会儿,闹钟就要响了……唯有眼巴巴地盼着净仲师的闹钟快点响。到闹钟响起时,腿已完全不属于自己、完全麻木了,过好大一会儿才缓过劲。不过还好,恢复过来后,并没有太多的不适感,反而觉得很舒服。此时才发现,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道场加持力!(佛菩萨尽虚空、遍宇宙,他们的加持力我们无法思议,这里不包括)。让末学的忍耐力直接从15分钟,一天就拉长到了30分钟!原来自己的忍耐力还这么强大,真是大为意外。
第一天就在这种艰难的忍耐中结束了。大家都有点小兴奋,总结一句话,就是“今天的日子好长啊!”这是同修们非常一致的共同感受。然后,几个室友又小聊了一会,直到10点才睡觉。
第二天、第三天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糕,末学只得放弃单盘,采用散盘。散盘之后,精力开始从忍耐转移到关注呼吸和身体的其它感受上。慢慢有点进入状态的感觉:呼吸清晰的时间越来越长,妄念越来越少,而且妄念对数数的影响也越来越小。然后就是身体的调节频度和力度也越来越明显。其它并无太多的强烈感受。
三天的禅修就这么在强烈的腿痛中结束了。除了学到了基本的方法以及度日如年的感觉外,似乎也没有太多其它非常强烈或特别的体验。不过禅坐的兴趣倒是提起来了。回家后,等腿稍微恢复正常,就立即开始继续打坐,体验也开始逐渐多了起来。
四、种种奇妙体验
身体自我调节
整个前面约一个半月的时间,绝大部分打坐的时间里,都有一种明显的身体自动调节感受:就是前面所述那种“一顿一顿的体动感觉”,有如剖竹的感觉,又有那种芝麻开花,但不是节节高,而是节节动的感觉,不太好描述,姑且这么说。伴随这种调节,身体的体位大部分情况会往后仰,这时腰部比较容易疲劳。开始时是整个打坐过程都有,随着各路气脉逐步调节通畅,慢慢的,就只有腿部痛感生起时才有,直到本次春节禅修结束回家,腿部恢复正常后,这种身体的自动调节感才接近消失,变得越来越少了。说明各路气脉、经路、血管正逐步打通。
拉长的右腿
在前面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伴随着腿的胀痛感,而且是右腿的痛感要强烈很多。或许因为这个缘故(没有向净仲师验证),每次打坐都是同样的体验:左腿基本还是在正常的体态位置,但右腿就明显感觉要比左腿长很多,甚至有拉长近1倍的感觉。几乎在有痛感的时间内,身体就一直呈现这种扭曲的状态。直到后来两腿的痛感差不多时,这种扭曲感才消失,慢慢恢复正常的体感。不过,完全可以放心,这并不影响身体的平衡,整个过程并没有出现身体的不平衡感,因此,禅坐时若出现上述状况,不用去在意,看着体会就好。
轻微的心脏压迫感
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腿的痛感而存在,腿部痛感越强烈,这种心脏的压迫感就越强,越到打坐的后段时间越强。而开始时,腿部没痛感时或痛感不强烈时就没有,此时的呼吸原来比较粗,现在也很轻微了;如果腿部的痛感上来了,这种心脏的压迫感也会上来,呼吸也会变得粗起来。目前仍无消失迹象。这应该也是一种身体自我调节的方式吧,在帮助强大我们的心脏。
身体花开的感觉
这是在春节禅修的第四天晚上,有两坐的时间,前述身体自我调节的节奏出现了非常奇妙的体验,感觉整个身体就像电视上看到的花苞绽放那样,不断地向外打开,然后身体慢慢开始向后仰,腿脚也一样,开始向四周伸展,到最后连手印都打开了。这时,除了这种花开的感觉外,还有就是有一种心胸如此开阔,有如大海、又如虚空的感觉。直到感觉身体要倾倒的样子才不得不提前开静。真有种花开见佛的意境。后来发现,腿的痛感就在这次体验后明显减轻,回家恢复后,现在,基本在前面20分钟内都很少有痛感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体验。
不可思议的加持
禅修中每天有一支香是读经时间。一直以来,无论在家还是在禅堂,末学一读《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都会情不自禁地泣不成声、泪流满面,根本读不下去。某次中间休息时,末学和净仲师谈起这个事,问是不是有什么业障,需不需要做点什么,他说不用做什么,不用理他。结果在下一次读经时,居然没有再起情绪,心平气和地读完了全经!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初悟十二因缘
在春节禅修的第五天,净仲师教我们观身,从头顶开始、额头、眉毛、眼睛、鼻子……直到脚背、脚板、脚根、小腿肚、……、背部、后脑勺、回到头顶,去找“我”在哪里?
开始是从外往内观,看到的都是丑陋无比的各种相,没多少感觉。后来改为从内往外观,奇妙的体悟发生了……。末学发现,除了清晰的觉受感外,无论末学怎么努力地去感受、体验身体的各个部位,居然什么也感觉不到!这时,末学想到了十二因缘,“触是受缘”、“缘触有受、缘受有爱(憎)”。其实这种体验在才开始打坐不久,就在手上有出现了,当时末学曾刻意去感受过,就是感受不到手的存在,只是当时并没有体悟到十二因缘
色身就是我们的一个临时居所,我们死去时,终究要舍下这个色身,若不修行,又将投奔另外一个色身(下一个业报所感之处),若精进修行,或能脱落此身便得解脱。人身难得,若不解佛义,不了此身虚妄,仍然妄执此身为我,枉造储恶、业,而至继续轮回的话,实是人生之大不幸也!祈愿众生早日醒悟!则甚幸、大幸!
放下
“放下”是佛门的口头禅,但真正放下却极不容易。
佛门要求放下万缘,“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金刚经》的这句话道出了佛门放下的真谛。就是说,到最后,连佛及佛法都应放下。这里不讨论这个范围的放下,只说本次禅修中末学所体验的放下。
这里包括三种放下,一种就是放下外缘。既然来到了寺里,就充分享受这几天的安宁,家里的事也好,工作、事业上的事也罢,都要全部放下。在禅修这几天就不用去想它,也不要去打理相关的事务。二是放下自己的观念、观点(所谓我见)。就像信任佛陀一样,完全信任师父,简单地跟着师父的引导做就好。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不要去分析、判断。按世俗的观点来说,就是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我们是来学习的,照做就好。第三种,老实说,充其量,现在最多还只能说是放松。就是放松情绪、放松肌肉。
关于放下我见,对末学这种所谓读过三句经的人来说有点难。一开始,净仲师每说一句话,末学都会评判一下,是否与经中所说相同?是否符合佛理呀?等等。另外,就是碰到困难和瓶颈时,容易去尝试自己认为比较好的方法。不过净仲师的答复一钟见血:“什么是我们觉得更适合自己的呢?就是顺着自己的习性所产生的念头,修行就是要修正自己的行为念想”。让我直接打消了再去评说他的念头。后来的全部事实很快就证明,净仲师所说的都是对的。从此,末学就不再疑惑净仲师。彻底像信任佛陀一样,完全信任他了。如果偶尔还有什么不善念头产生的话,就用慧律法师教过的一招,告诉自己,要想像师父是佛,将师父作佛想。这招果然很管用。每次对净仲师或其它出家师甚至师父生起什么不善念头时,立即忏悔并不停地内心叨念:将师父作佛想,将师父作佛想。不善念头立马自然熄灭。
关于放松情绪和放松肌肉。这个在初修阶段非常重要,因为初修时身体的各种觉受非常强烈,很多都具有极限挑战的意思。若不会放松,可能就很难突破。就拿这几天练习双盘来说,末学的感受就很深,每次盘腿时,先都得刻意去放松两腿,否则根本盘不上。然后盘上去之后,非常疼痛,末学又立即暗示放松,然后,居然就能坚持个10来分钟了。
懈怠心
在第一次禅修刚回来的几天,每坐还勉强能坐半个小时,但后来有一次锻炼时,脚筋轻微拉伤了一下,好几天有些不舒服。从此,懈怠心就总是起来,虽然没有明显的念头起来,但一到20来分钟左右,或者稍微有点痛感时,就明显地感觉到潜意识里有种想停下来的暗示。即使后面脚筋好了,腿完全可以忍耐更久的,也不愿去忍耐。最近这几天,这这个问题似乎又有抬头趋势,不过现在的时间是延长到30分钟左右。或许这是没有道场加持的原因,或许应该去接纳这种状态,不去对抗它,便能自然消失?或许是太过精进?观察中……
五、诸多副产品
1、 几十年的顽固、严重便秘毛病,在打坐半个月左右时,居然自然而愈;
2、每天下午就模糊不清的老花眼居然也没有啦。
3、好称爱好运动的我,平生第一次真正把腿完全拉直;
4、 三跃进:从散盘不到一刻钟,到单盘20分钟、半小时,到现在双盘已成功突破。
5、 从初学站桩一分钟都坚持不了,现在居然可以站上20来分钟。
6、 ……
7、 据此推理,末学臆想,某天,“不知疲倦”或许真有可能,哈。
六、小结
1、良好的习惯可使大家少走弯路而事半功倍。因此,末学强烈建议大家不要独自一人,自以为是地在家进行自我修习(不客气地说,基本会是盲修瞎练),坚决建议大家一开始就要从专业道场接受正确观念引导,以及正规方法训练。除非你的定位就是周末特别版农家乐体验。
2、修行是自己的事,道场能提供这个因缘就该感恩,而不应起任何恶、不善念,并严守道场规矩,完全信任引导师,谨遵师教,并尽量将师作佛想。
3、日常训练、每天坚持也很重要。功夫“一天不练生把式,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
七、后记:佛法之我见
几乎人人都知道佛教,而且稍有佛学知识的人也都还知道佛法是心法,是探索心灵、解脱心灵之法,也都明白修行就是修心。与一般的心理学、哲学、甚至科学根本不同,首先,佛学有完整、究竟的理论体系(世俗的理论体系是被专业分割了,是极其有限的、局部的和零散的),其次,佛教所呈现的佛理是佛陀亲自彻证人生宇宙真理之后所说,没有假设、不假思维、逻辑和推理(世俗理论都是基于某些假设,然后进行推理、论证演绎而成,是局限性的),是人生宇宙本来就存在、不因佛陀出世或灭度而产生或消失的真理,佛陀只是发现了这个真理,并将之呈现出来而已。因此,佛理横贯十方、纵经三世,永不过时,永不失效,至真至信。而且佛陀慈悲,深知愚痴众生没有判断能力,因此,每一时教只允许一尊佛出世,他佛均为护持。作为愚痴众生之一的我们,只需要简单的相信佛陀,并依佛陀的教导修行就好了。
比如,从某地到某地,若有人天天于二地来往,你问他从某地到某地如何走,他即可以不假思索、立即告诉你如何走,而且能详细描述,哪里有转弯、弯度如何、哪里有障碍、障碍如何、哪里有山、哪里有房子、甚至哪里有坑坎、哪里有什么树……,所有细节均可随意说来,而且能丝毫不差。若有人只是听别人告诉说这条路如何走,那么,他最多只能复述前人所说,你若多问他其它细节,他必不能作答。对听的人来说,若据前者所说去走这条路,他就会不断地得到验证,不断建立信心,直至到达目的地。若依后者所说去走的话,他会有无数种不同的想像图像,会不断地遇到似是而非的叉道,而不知道如何选择,最终丧失信心,甚至误入歧道。佛陀已8000多次往返示现于娑婆世界,对娑婆世界众生如何解脱成佛早已了如指掌,如我们每天走的回家路(实际上,佛本无疑惑,他的慈悲示现仅仅是依我们的习性,演一出戏给我们看,告诉我们,这样做就可以解脱成佛而已)。又如本文,末学若没有真正参加过禅修,又没有上面所说的那些体验的话,最多也只能算是在网络查找了一些资料,或者做得更好一点,再结合一些从他人那儿道听途说的体验,组合编辑而成的一篇论文而已,决不能说是体验分享。
另外,佛陀只是教导了我们成就的方法,却不能代替我们去成就。修行成就是各人自己的事。就如别人吃饭,不能令己饱是一个道理。各人的习性、各人的贪、嗔、痴、慢、疑,等等诸多解脱障碍,必须各自按佛陀的教导,自己把它们修掉,方可解脱。五戒是防护墙,可保护我们少增加、甚至不再增加新的业障;十善可以帮助我们积累成道资粮,培养我们的菩提道心;但累劫累世已造诸罪业,必须彻底忏悔及明心见性去解脱。今人对佛法多误入迷信,或疑惑不信、不解,是因为时人业障越来越重,难解佛义,要不将佛陀神化了,要不又妄加了太多的我见等。比如阳光等照万物,本无差别,但因树木草苗,各不相同,其所接受的阳光而有差别一样,是树木草苗不同,而非阳光有异。各人对佛法的理解、感应不同,也是因为各人的根器、累世因缘等不同而有差别,非佛法有异,与佛法无关。
再次至心感恩佛菩萨的加持,初入佛道时,让末学碰到了慧律法师,得以正知、正解佛法乃至初步成就正信;而初入禅门,又来到了慈恩寺,碰到了净仲师,一位修持严谨、行止庄严、声摄众心、又不失风趣幽默、总能引导你于无形的出家师,使得末学的行证路上又多了一份新的保障。
回向文:
愿以一切功德,
与众生等有,平等消灾、忏悔我及十方三世一切众生所有罪障;
与众生等有,平等回向无上正等菩提、十方三世一切佛菩萨、十方三世一切众生
愿罪障永除,恶念永不生,菩提永不退,同发菩提心,共生极乐国,同证无上正等菩提!
愿佛法昌盛,世界和平,国泰民安,众生安乐!

网友评论
  • 相关阅读: 
分享到:
联系地址:中国·浙江省·天台县·水南村西 Copyright © 2000-2017  浙江省天台山慈恩寺  WWW.CIENSI.NET ICP备案号:浙ICP备15031353号-1 浙公网安备 3310230200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