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修行体会 >
分享到:

连载:我与智渡上师的前世今生(一)

  • 2014-07-29 11:55  |  
  • 来源:圣文  |  
  • 负责编辑:admin  |  
  • 点击:

 

         我与智渡上师的前世今生(一)

 

                         ----  圣文居士

 

     (一)宏伟蓝图 江南敦煌


2014年的5月28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早上六点,我就和皈依上师智渡法师驱车从杭州临安弥陀精舍出发前往天台县,与省直设计院一所的所长在天台高速出口处汇合,到县政府去参加关于天台山慈恩寺下一步建设规划的论证会。

会上几个局的局长和县委领导都畅所欲言,谈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对慈恩寺项目的支持和对天台山佛道文化发展的关注之情自是不言而喻。大家还从当地实际和县域规划从发,提了很多很好的建议。作为刚刚负责这个项目的杭州洞艺石窟文化研究中心的主任和师父的弟子,我都做了认真的思考和记录。在讨论中,部分领导对慈恩寺作为一所目前来说规模不算大的寺院能否承载《白玉大藏》经典编校、中兴天台宗和完成现代江南敦煌这样浩大的工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会议主持者县委常委统战部施部长说,我关注慈恩寺是基于两点:一是这个寺院的特色,千百年来这个寺院罕见的出现了一尊全身肉身舍利,二是这个人工古洞的体量和单孔跨度、双连拱等创造了很多世界之最,那么,如何从建设天台山大文化的背景出发,建设打造一个以佛教文化为核心理念的“文化宗教和宗教文化”,这才是我感兴趣的,否则我可能还没有也不会投入这么多关注。

当我们走出会场向停车场走时,师父似乎早已看透了我心中的疑惑,微笑着说:我们今天所做的事,工作量和难度之大是前无古人的,所以大家有怀疑,这不奇怪。作为佛弟子,我们做一件事不是去考虑他难不难,而是要考虑这件事对于众生的意义和价值,这件事能不能在我们这(一代)完成,一靠机缘,二靠落地生根发菩提心,当然也需要我们引导大众广泛参与,各方面群策群力,这里的关键在于我们自己是否道心坚固,持之以恒的做下去,看我们的发心和努力能否感动大众这个“上帝”!

我知道师父从2012年策划实施《白玉大藏》重新编校刻写工程,至今已历两年,要把龙藏、中华藏、嘉兴藏等五部大藏经互相校对重编,并刻写在从缅甸买回的白玉经板上,共计56万多块,供世人观赏展示,最后供在各个洞窟中。要完成这样一个浩大的工程,这在一般的常人是很难想象的,但智渡师父就是以他过人的胆识和毅力,启动了这件事。而整个慈恩寺的主体和最有特色的部分是建在洞中的八万四千尊不同组团(坛城)的佛像和壁刻艺术。这又是一项体量巨大的跨世纪工程,该如何实施确实需要无比的智慧和无上的勇气!需要无数佛弟子和有识之士的共同参与!


(二)寻找灵魂深处的伴侣


529日是慈恩寺止观禅修的日子,从全国各地来了不少的弟子。我在打坐的时候,心总静不下来,就想着我来到慈恩寺的因缘。

我和师父结缘认识是20139月在上海师父新书《佛门探宝》的慈善签售仪式,因会长不能前来,我临时作为某基金会的代表参加活动,不但见到了师父,还看到了27年如一日为寺院僧俗二众和在家孤寡老人义诊的玉观音慈善基金会的一批老专家学者,他们也是被师父感召而重新凝聚在我们基金会旗下。我就感觉师父这个出家人不简单,从2008年开始,师父就在全国第一个倡导捐献骨髓干细胞,并身体力行。在上海的活动也是有声有色的。九月下旬,师父到北京,我们又有了进一步的交流,师父答应年内到北京传法,果然,是年12月份师父就到北京传了药师佛大愿持诵法,20141月,师父又两次到京,我都全程陪同。

20143月,我到清华大学某机构工作,而个人在情感和工作上都面临着转换和抉择。在工作上,继续做雇员打工,虽然稳妥,却不能解决自己后半生的保障,创业又面临着做什么和资金的压力;情感上,一段困扰我多年的缠绕也一时很难处理,进退维谷!这时给师父打电话诉苦,讨要办法,师父在电话里很肯定的说,你来我这里嘛! 在北京十三年,我熟悉这里的几乎每一条街道,对于离开北京发展,我虽然毫无准备,但师父的话我还是相信的。再则,和师父认识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到过天台山慈恩寺,正好借周末的时间去看一看,也好当面向师父请教。于是我订好了往返的高铁票就去了杭州,师父在杭州站接了我直接就前往天台山慈恩寺。当晚就住在寺里。虽然是周末,寺里人并不多,洞里也很清凉,当晚和师父聊了聊寺里的建设和发展,也谈了下一步工作的事。师父说,也不是让你来出家,是让你来工作,哪有那么难(抉择)啊!

第二天师父就带我们整理玉佛像,大大小小有几百尊,都重新估了价,似乎是准备让大众来请。中午用完午斋,我就要往杭州赶下午的火车。与师父挥手告别时,师父在圆通殿门口大声说:等你成为百亿富翁,然后出家!

回家的一路上,我就琢磨这句话,因为我相信师父的话,跟着师父,我们能得到上百亿的资产呢!回到北京的第三天我就决定辞职到杭州来跟着师父干!

到杭州后跟师父面对面交流多了,我了解到白玉大藏,江南敦煌和人间佛教五部经典,这时候正好北大的才子曹文清师兄也在杭州,他也很发心为佛门做事,创作了很多书法作品。还把原来给深圳市政府写的一篇赋《盛世中华颂》拿出来供大家欣赏。我读了很受启发,就和师父商量,我们所做的事是跨世纪的工程,和国家提倡的文化强国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是完全一致,而且在中国历史上,每逢盛世必重编经典,我们何不就以《盛世中华颂》作为我们所有工作和活动的主题呢!师父表示完全同意,为此我还起草了一部五幕的音乐舞蹈史诗剧的大纲,准备寻找投资方来合作。将来有机会准备以多媒体动漫影视的形式表现。真是期待有缘!

我想,师父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呢?作为天台山慈恩寺的住持,居然发如此广大的菩提之心,而这些事足够我后半生去做了。

回想我这半生也做过几件大事,但那都是帮别人做的,完成的是他人的心愿和利益,时至今日,有哪些事是为自己做的呢?既没有尽到赡养父母、抚育儿女的义务,也未能为自己安生立命,在北京也没有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和生活。虽然身居北京香山公园,嘴上发着菩提心,实际却过着小乘人的生活,每天打坐诵经,练拳写文章,但又有什么成绩呢?有什么特别的生命目标呢?

写到这里,正好看到微信上一篇文章(《寻找灵魂深处的伴侣》)里的一段话:“大多数人,这一生,从为尝试过让自己这个生命成为传奇,从未活出那种独特和唯一。也正因为如此,从没有真正疼惜过自己这个独一无二的生命,更无法体会上天为他准备的那一个灵魂伴侣。寻找灵魂深处的伴侣,那是属于唯一的你的。彼此的寂寞与孤独,在相遇之后从此消失。生命因此而完整。”

一位老校长曾经告诫我说,小闫啊,人这一生很短暂,当你回首往事,你要看看有哪一件事是我干的哦!

是啊,年近知天命而一事无成!我这一生,回首往事,有哪一件是我做的呢?!

师父为我们描述的未来愿景在深深的吸引着我,打动着我!我在想,离开深爱的北京和深爱的恋人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寻找什么?有时自己也会迷失。正好月底要回北京,我一定要和她详细的讲一讲我在这里的感受和想法,因为我苦苦追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真正搞清自己想要什么,离六十岁退休还有十二年的时间,在这最后一个轮回里,我能否找回自己,完成自己,不使此生留下太多的遗憾,我觉得今天的决定特别的重要!

我在矛盾和彷徨中挣扎思考,决定后半生该何去何从?

生命给予我的时间已然不多,十二年能把自己修得真正上了道,真正做成了一件事,真正成为了某一方面的专家,也就足以告慰来生不负此生了!如果为了自己的爱人和小家,柴米油盐、生老病死,这些事同样可以耗尽人的一生,比如我99岁的姥姥!因为做大事和做小事所花的精力是一样的,只是心胸格局和心力心量的不同而已!

多年来,在饱尝了婚姻失败的苦果后,我都在问自己、都在潜意识里面实际在寻找那个心灵的伴侣!

谁将是你那一生中必须去找寻的灵魂伴侣呢?

亲爱的,你告诉我!


(三)逾城出家情系天台


经过两天的高密集禅修,6月1日是一个放松的日子。这一天寺里突然来了上百位附近的乡民。他们带着米面和蔬菜,在寺里做素斋供僧,据说是每月的一号都会有人来。

而这一天从江浙沪地区来了一批企业家代表到慈恩寺参访,就他们感兴趣的财禄文化和人生有无轮回等事展开了有趣的讨论,有些问题还提得很尖锐。尖锐其实不是说问题的难度,而是提问者对于善知识对佛法起码的尊重态度。师父以极大的慈悲心和智慧方便,通过耐心的解答和交流,使这次交流讨论成了一次成功的传法良机。而我也由此知道了师父出家前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师父说:

出家前,我在华东勘测设计某研究院工作,很年轻就到了处级。曾参与设计几个国家重点工程,国家监理师行业的建立,我曾经是第一个做实验的。如果那次失败了,也许现在就不会有监理这个行业了!

那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在杭州除了工资,有时到外面讲课和帮忙,一月的收入多的时候近万元;也从不计较别人给多少,只是尽力把事情做好,心里觉得也很充实。那时我们一个研究所一年完成的设计发明工作量是其他所的好多倍。领导也很重视我,很多重要的工作让我牵头负责。1990年的时候就认识了后来的慈公上师。后来当了领导也有人来送礼,我自然是一概拒绝,你想:与其接受“贿赂”,不如出家接受“供养”心地坦然了(笑)!

当然这是笑谈。真正出家的因缘是一次陪伴女友游杭州的净寺,我下车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钟响,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出现了一幅场景,就是我现在出家的样子。我一时愣在那里,当被女友的呼叫声中回过神来时,就想啊:这要是此世的结局,迟走不如早走。从那时起就有了出家的念头。1994年,跟着慈公老上师做了六个多月的“形同沙弥”后要受沙弥戒时,问“父母同意否?”我如实回答说“没同意”,于是老上师就让我回到世俗上了。这一走,再次出家就是六年以后的事了!中间1997年我也曾结婚生子,都是为了满足母亲的愿望。2000年,我将孩子交给母亲,与妻子先后剃度出家了。因为她愿意和我做永远的兄妹和同行善友,而不是短暂的夫妻。

师父曾感慨的说过:在生命中,人有很多时候不小心就会堕下来的!师父也轮回了好几次了。

说到这里,师父习惯性的捋着胡须,似乎陷入了恒久的禅定!

这是我第三次听师父讲他出家的因缘........

我与师父认识后发现,师父有一肚子的好故事,但感受最深的还是他个人的故事,师父实际上已经做出了常人难以做出的选择,抛弃世间的一切贪爱,出家梵行,把弘法利生作为自己后半生唯一的使命和光荣!

智渡师父是一位极具创新精神的出家法师。在人们的印象里,好像出家师父是应该穿上法衣在殿堂上讲般若大法的,当师父传法时,自然是法衣庄严。但师父所做的这些事又都是一些与世间相连的事情!

师父是一位非常务实的人。他在法上的造诣藉由多年阅藏的积淀已经很深厚了,实际上是一位专家型学者型的学僧。但师父身上没有那么多学院派的匠气。偶尔碰到师父在出坡劳动的样子,你也许根本就不能把眼前这位师父和在法坛上法相庄严地法师关联起来。当我开始了解师父的这样做的出发点,我才真正感觉到师父在以入世的情怀做着出世间的大事,为当下未来众生,耕耘播种着无限的福田净土。

从天冠菩萨到大黑天神、财禄文化的挖掘整理、开启佛藏、到止观禅修禅净合一、再到佛医文化与黑洞养生秘籍,从极力倡导慈善文化广场和企业组织文化重建,到显密学修院、天台宗与八宗并弘 ........在与智渡上师接触的过程中,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是一位有严格法脉传承,又不断发展创新的实践者,如此修行必将成就一代大家风范!

师父所架构的恢弘传法体系,哪怕是师父正在编修的《人间佛教五部经典》,都是在他人还停留在理论口头探讨阶段时,师父已提出了具体的实施方案,从而吸引我这个一向自以为是的人,从遥远的北方来到天台来到师父的身边,学习聆听教诲。而师父的这些构想和所做,必将对佛教在新时期的弘传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作用。

对于这一点,我是毫不置疑的。

师父所倡导的事自然得到了全国各地弟子和信众及慈善人士的大力支持和首肯,但在当地有些人也许由于狭隘的利益或观念却不是很理解。但师父对于自己所做的事却充满信心,从不为其所动。虽然师父从没有和我们说过他这样做的原委,但我相信,这是因为,这里有正法法脉的传承、有慈公上师的肉身舍利,有未来的佛文化博览园和白玉大藏.........


(四)梦中醒来与佛结缘

 

曾经有二十多年,一个梦在醒着或者睡中重复。

一个黑洞,是无底的深渊,无论是有形的小球还是无形的心性,都被毫无商量的吸进去,吸进去……

这已成为我多年来无法摆脱的一个噩梦!

当我来到慈恩寺,坐在圆通殿流通处的椅子上,我第一次看到了洞口的一线光明和希望!我才知道这么多年的努力,无论在外表装得多么坚强和阳光,自己都无法摆脱内心的挣扎与绝望。我才知道我艰苦的人生为什么没有好的结果。因为被宿命的毒蛇所盘踞,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自己会有好的命运!

又一次中午打坐,也许是一刹那的恍惚,我分明地看到师父和一位师兄,穿着僧服在招呼我快来共修!

这也许就是我和慈恩寺和师父前世今生的缘!

也许是因为今生的尘缘未了或宿世的习气太重,心里还放不那最后一点牵挂,舍身投入到伟大的佛法事业中来!

我和很多师兄都曾在佛前发过来生童贞出家誓愿,以弘法利生为己任。但当我在世间无论事业还是个人情感都走到无感觉的痛苦的极端时,当我面对自己内心真正的渴望时,我能否于今生,以此残败不堪、千疮百孔、染着不净之身而投身佛门和中兴华夏文明的伟大事业中呢?

出家或者到寺院修行也许是很多学佛多年居士内心深处最后的归宿或心底的想法。慈恩寺受人尊敬的隆福师今年也有近七十岁了罢。他出家前曾是一位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工程师。在回答居士问答时,他说:我在世间该尽的义务,工作上的、家庭的,都已经尽了,后半辈子要自己为佛菩萨做点事,过一种自己想过的生活了。

也许有人说,有了这样的人生经历就容易放下了。

真的是这样吗?当你功成名就家财万贯或儿女绕膝子孙满堂共享天伦、生活看似平淡平和之时,你真的觉得这样放下比较容易吗?你真的觉得这比童贞出家容易吗?

人,不亲自经历或者事情不堆到自己头上时,都是不好妄加猜测的。说的含糊点,我们可以用一句轻松地话代替:各有因缘吧!因为每个人前世今生所发的愿心不同,所以因缘的转换也会有所不同。

那么于我自己,我能不能放下自己世俗的不甘心,投身到这样伟大的事业中来,能否在个人修行与利益众生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和切入点,能否把个人尘事未了的最后一点心愿了尽,而又能沉下心来在人生最后十二年里全身心学习和工作,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成为自己真正想成为的人,不枉此生,不负此情,“不负如来不负卿”呢?


(五)佛光,照耀我们前行

 

即将离开天台山离开慈恩寺了,我还在想,此行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对我们今天所做的不理解,也是情有可原的。世人的不理解多是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和对于佛法的无知所造成的。这是一个大的逆增上缘,我无力去左右。但是今天我既然走进了天台山慈恩寺,走近了悲心广大的智渡上师,作为师父的弟子和项目的负责人之一,我就有责任向大家介绍师父的功德和三宝地的无限功德,让那些与此有缘的众生不要由于个人的傲慢与偏见而错失大好机缘。我想这也是今后我的一个重要工作内容!

希望藉此介绍慈恩寺和智渡法师以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希望每一个放下种种万缘来到寺院的有缘人,更好的亲近佛法,不要由于自己的无知和无畏,错过了与善法善知识结缘、与三宝结缘的难得机缘,并由此接触正法,增加看到曙光、跳出轮回、认识人生真相实相的一线机缘,而不要入宝山却空手而归,遇高人(当然我不敢说我的师父就是什么高人)而对面无缘、甚至擦肩而过,在人海羁绊、欲缸情网、禄位财色、名食睡中继续沉沦而不自知。

我希望我的讲述能使你知道,在今天这样一个大的时空因缘下,依然有一位出家人在按祖师大德的遗风遗训,孜孜以求、埋头苦干,希望藉由自己微不足道的光芒照亮众生现实未来的成佛之路。

我的师父,他已放下了世间人们认为最宝贵最有价值的部分,投身到一件他认为更有价值的事业里面去了。如果你真的知道你还缺少一些最重要的东西,所以你需要真实的去了解和感受自己还不完全了解却在拼命抵触甚至反对的东西而已,我希望你经历千山万水来到佛门圣地时,不再只是一个匆匆的看客或过客,而能稍稍放下世俗的傲慢,收敛由于路途劳顿一路奔波狂放散乱的心,心怀对三宝最基本的虔信,聆听一位长者对你讲述面对人生该有怎样的态度和方法。

我确实如此多情的寄希望于他人的觉悟,说明我还是一个未觉悟空性的凡夫俗子而已。所以我最好还是全部忘记自己的这些妄念,去用心倾听师父的教诲。因为也许真正需要做出正确决定和改变正是我自己而非他人。

6月1日下午一点左右,我开车载着师父和新招募的几位自愿参与编撰《白玉大藏》义工,从慈恩寺向杭州进发。当汽车进入高速公路时,师父兴奋的回头指点给我们看慈恩寺所在的山和山上将要修建大金塔的位置。

叫什么名字呢?就叫菩提灯塔吧!我脱口而出。

我想,今后来到天台山无论是旅游还是朝圣的人们,不仅是为了有趣的济公活佛,为了国清寺与智者大师,他们还多了一个必去的地方,那就是最具特色的洞天佛国、有着白玉全身肉身舍利的大金殿和有着照亮世间无明痴暗菩提灯塔的慈恩寺。

因为这里有佛源道宗的法脉传承!更有一位睿智慈和的长者——我的上师——智渡法师!(待续)(圣文居士2014年7月10日修改于临安白玉大藏编校部)

 

相关链接:圣文居士:我与智渡上师的前世今生(二)

 

 

网友评论
分享到:
联系地址:中国·浙江省·天台县·水南村西 Copyright © 2000-2017  浙江省天台山慈恩寺  WWW.CIENSI.NET ICP备案号:浙ICP备15031353号-1 浙公网安备 3310230200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