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法师开示 >
分享到:

修法为何吐血?《缅怀大宝恩师》续

  • 2016-03-05 10:20  |  
  • 来源:智渡法师文章  |  
  • 负责编辑:念成  |  
  • 点击:

 



《缅怀大宝恩师》

   --  慈公老上师行迹与见闻


  ( 2015年秋追续   第17-21章)


文/智渡法师



 


◎(17)牛头飞了


 

那是学人恩师慈公老上师常住福建南山寺期间,沙县的居士们请老上师去应供。这种情形下往往会有特别的佛事,祈愿、延生或超荐是最常见的。在半个多月接续不断的忙碌中,趣闻故事也是让居士津津乐道的,其中有一场延生加超荐就是一例。

表面上(那场佛事)与通常一般(只是因为施主是位癌症病人及其家属,气氛显得有些凝重),上午修《上师无上供养法》、《水陆供施法》,下午修《阿弥陀佛大愿持诵法》、《天香供养法》,晚上修《中阴超荐法》兼放蒙山施食等。其间闻讯的居士们也会见缝插针似地在老人家用午斋时带上自己的亲朋好友前来求皈依、求法等,正好将法会休息时间占了个满。

这场家庭法会,连做了三天,第三天晚上七点左右圆满。居士们请完开示,主人也催着居士们让老人家无事早点休息,毕竟八十多岁了,于是九点左右休息。

就在这第三天晚上,这家男主人(也就是那位肺癌晚期病人)夜半时一声惊叫,把全家人全惊醒了。老人家就安排在与男主人一间房中住,但见老上师还是右侧卧,睁眼只见这家主人已坐起,惊魂未定的样子,于是问道:“怎么啦?”主人抹了一下满头大汗,喃喃地说:“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有头水牛,没有身子,好长的牛角朝我的胸口冲过来……”

老上师笑了:“就这样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是喔,你摸摸胸口还堵不堵么?”在老上师的提醒下,病人深深吸口气,好轻松:“没了?好像没啦!”

“好么,牛头飞了,你们都再去再睡一会吧!”原来一家人早已在门口看他们对话了,不等老人家话音落下,老伴儿女们激动地含泪涌进房间就向老上师叩头。老人家见状立马坐起,少不了安慰一番……

◎(18)一根骨头还不愿舍

 

►   一忆及这个故事,学人就深深内疚,因为学人曾因为误会、抱怨老上师不慈悲,几次动笔都因泪满眼眶而无法续写,但再不写出来,就来不及赶入下半年同学们要求再版的《永怀录》了,看这次能否含泪继续。

这事就发生在慈恩寺,二00一年夏天。那天下午下着好大的雨,我们都用过药石(也就是世俗的晚餐)了,山下上来一对五十左右的夫妻,女的好瘦、瘦得皮包骨头,由男的扶着,来到老客堂门口,男的唩唩地问正在老客堂的学人:“师父,能否帮忙做场佛事?我们可以住下吗?”学人起身到门口,一看这架势,看来是个严重的主,请他们坐下,并记下病人的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址,马上上楼请示老上师。

没想到他们上山时,老上师就知道了,还说他们是骑三轮车来的,让我们安排做超荐,一边接过病人的信息字条,一边却要他们马上下山。一向慈悲为怀的师父让学人一时以为听错了,“师父,楼下和对面都有房间。”学人强调说:“还下着这么大的雨?”

“你啰嗦什么?”老人家打断学人的争辩:“我知道有房间,你叫他们回去就是了。”学人无奈地下楼让他们下山,但心里……目送那丈夫背着要被风吹跑的病妻下山后,再上楼时,老上师已自己做好超荐准备都已经在念上了。学人无语地参加念诵,老上师几次看了看学人,直到佛事圆满,老人家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就剩一根骨头还不愿舍,众生多贪着喔!”平常乐天般的口气。

“师父!”学人脱口而出。

“又怎的?”老人家突然严厉地呵斥道:“还不去休息,搞啥子唻?”

“我……抱怨你太不慈悲,人们病成这样……”老人家出来扇了几下扇子:“为这事喔!都过去了,还老背着干啥?去吧、去吧,辛苦了,早点休息。”

又回屋了,就是不给弟子一个解释(只有自己去领悟了)。

到了第二天,我们刚用早斋,昨天的女病人竟然自己上山来了,还拎着两袋水果供品;看到这么瘦弱的人还拎两袋水果,圣妙师迎上去,接下供品(当时圣妙师与她的师父就住在病人所在村庄的狮峰庵,依止老上师,一早过来帮忙打扫殿堂等),这位病人就是听她们介绍来而来的。

还在为昨天赶他们走而内疚的学人,看到“病人”轻松的样子,不禁好奇地问:“你好啦?昨天不好意思……”

对方立即打断学人的话语:“没关系,没关系的!昨天回去的路上过了安科大桥,到双联村对岸的时候,我就感到有劲了,就跟我老公说:“我想下来走走。”我老公以为我还是嫌三轮车震动,就扶我下车了,我就自己走回家的。”她顿了一下,又说:“我自己是医生,我知道的,我好了,但太神奇了!我要亲自来感谢你们,感谢老佛爷。”

他们从寺院下山到双莲村对面,从时间上正好与我们超荐的时间相吻合……

这时学人想起,老上师昨天自言自语的那句话,于是问她:“你家是新造的房子吗?”

“是的。”她答道:“就在我们村里往狮峰庵走、出村口的路边。”

学人想起来,那里是有二间独立的新房,去修缮狮峰庵时看到过。“你那房子的东北角是否迁移过一个坟墓?”学人脱口即悔,但已迟了。

对方好奇地反问:“是呀,您以前就去过那边?”指学人在他们造房之前。

“没,没!没事了。”学人只好照实说:“你们清理的时候,可能拉下一点东西,人家就守着不走,现在没事了。”

对方上楼拜见老上师。直到这时学人才对昨天老上师要赶他们走,有所释然,但没完全明白此中奥妙。到了几年前,同学们说要出《永怀录》,回忆起这段故事,突然明白了老上师的悲心之深,察事之细微,令学人顿感愧疚难以自容,悲从中发而不能自抑。

今日能让学人写至此处,全仗上师加持,泪已收干,不妨多与大家分享几句:

1、那对夫妇上山时衣衫已湿,若是答应留下他们,因没有合适衣服可换,至少在佛事期间会令他们受湿受寒,尤其重病人如何能堪?何况时间上抓紧尚能让他们回到家中。

2、寺内不能让他们夫妇入住同一房间,重病之人身边无人照应,如何放心?

3、这一超荐,其本人不在现场更为方便(此中内涵不便写入出版物,敬请见谅)。

以上三点只要领悟到一点都应明白应让对方回家,学人竟然因盲目的世俗同情而蒙蔽了如理思维……

那摩无上恩师(弟子再次就地跪下、泪水如涌),祈请宽恕弟子之粗劣愚钝!弟子忏悔前非!您总是不失任何一次能令弟子领悟的机会……

形寿无尽,顶礼无尽,感恩顶礼大宝恩师!

◎(19)不能说人家业障太重

 

►  这也是在慈恩寺了,二00二年初夏学人从宝峰寺受具足戒圆满回寺,天台有一居士往生,她的外甥女也有护持我们,来做过义工,问学人能否在慈恩寺做超荐,学人就答应了。但其家人似乎很勉强,超荐期间子女不来人,第一天超荐就起了障碍,老上师说可能得再做两天。

第二天,当其外甥女来电话问时,学人也没作任何考量:“得再做两天。”

对方追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学人心里嘀咕着,想去问老上师又觉不妥,反正是起了障碍了,于是就说:“可能你阿姨业障太重,佛事有障碍。”

“不能说人家业障太重。”老上师炸雷般的声音从楼上投下,当时学人手里的手机都差点抛地上,幸好反应快被抓回手中了。

老上师见学人失态,渐渐缓和了口气。“你怎个说话的么?怎么能这么说呢?人家子女会怎么想,人家来都不来,我们给做了就是了,不用跟人家说,让联系的人为难,多做几天就是了噢。你跟对方说,她阿姨是个居士,我们特意多念两天,跟她们没关系。”

但是,“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收不回来了,第三天傍晚,其外甥女还是拖着表弟一起来了,圆满了超荐法会。

有意思的是,昱日一清早,学人上楼上殿去问候恩师,老人家一边自己叠被子,一边说:“屁轻!那么瘦,一抛,抛老远。”

“啊!哪,哪您老人家把她抛哪去啦?”学人惊讶不已。

老上师笑了:“反正去好地方了,你操啥子心呀?”这时老人家已转身向密殿,“还愣着干啥?上殿了,上殿了。”

出于好奇,再遇到其外甥女时,学人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她阿姨胖瘦情况,确因生病而消瘦。不过学人事后思维:一般对方不来说,老人家是不会说超荐结果的,这次破例主动说那没头没尾的半句话……尤其是那“屁轻”两字,实是再次破弟子说人家“业障重”的。“抛老远”和“好地方”应是超出三界,去往极乐之意。“你操啥子心”则是破弟子常犯的“自作多情”的世俗“瞎操心”之执着的。“上殿了”并重复,即是事中当下应做,也含策励精进之意。

“师父呀!弟子反应太迟钝了,今日才明白!”学人告白於寺中关房,但似乎感知到老上师现于上空,会心地微笑了,给弟子以加持……

顶礼大宝恩师!

◎(20)闻名打抖

 

►  那时,一九九四年夏秋之际,弟子陪同恩师在杭州朝晖三区“王妈妈”(大家都如此尊称)一家供养的房子上住。每天除了能陪老上师一起修法之外,主要的就是接待前来拜见老上师的居士们,也听他们带来一些杭州佛教界的一些新闻趣事。

有一天,一位五十多岁的优婆夷问老上师:“师父啊,净寺的雪相大和尚您认识吗?”

“认识的。”老上师和蔼地回道:“都做‘大和尚’是喔?怎个的?”

“我有个疑问。是这样的,净寺离市区方便,我找他想请他来见见师父,好让他邀请您到净寺住,大家多一些人去见也就方便些,不会像这里,老是坐不下。可他每次一听到您的法名就打抖、就入神,一会就被别的事叉开了。今天我是第三次去了,还是这样,因此只好来问问您,还是你们有什么过节?”待居士一口气把话说完,老人家微笑着,像是自言自语:“都这么多年了,他还是那个样子是喔,打啥子抖么!”转而环顾了一下大家,缓缓地对那居士说:“是这样,他也算是师父的戒弟子,到五台山补的戒,记得那时浙江这边,他和广忍、康斌(即寂超法师)、天台高明寺的觉慧、临安的一喜四位去的。他不敢请师父去的,怕师父说他……”

“师父您太严厉、太严格了。”居士说,“他们那有您老人家持戒精严呀……”

“不许这样说他们!”老上师打断对方的品评,转而语重心长地说:“在家人不能说出家师父们的不是啊!何况他也是你的师父,是不是么?即使没皈依拜过师父么,出家人都是师父,要记得噢。何况你还是在他那里皈依的,到这里受的五戒是不是么?他们有他们的因缘和无奈,你们要理解喔!”


 

◎(21)修法为何吐血

 

►   九三、九四年间,弟子先以居士身份陪同老上师,九四年六月才与昌密等四位同修一起、在长兴仙山、老上师座前剃披,成为形同沙弥。此前,老人家为了劝导弟子出家,经常赞叹寂超法师的出家发心和修行之精进。

有一次说起求法:“他会跪地不起。嗨、嗨!敢跟师父来硬的,就他与唐道云了。”

“他求啥子法,这么志在必得?”弟子不禁好奇地问道。

“啥子法,大威德呗!”老人家若有所思。

“哪您最后传了没?”弟子跪着问道。

“师父够僵的吧?没想到他比师父还僵。”老人家顿了顿,“师父只好告诫他,你要修(指大威德独尊成就法)可以,但七天内吐血,你别来怪师父!”

“就传了?”弟子追问。

“废话!”老人家哈哈地笑道:“不传怎的?那段时间师父住在他小精舍的么,‘吃人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师父可不想没饭吃哦。”老人家时常会在如此谈笑间借机暗示什么。

“那,他吐血了没?”弟子好奇。

“怎不吐哎?第六天吐的……知道师父所言非虚了。”

老人家起坐:“别啰嗦了,得弄午斋了,菜准备好了没?”

学人好奇于故事,都忘了准备斋菜了,赶紧抢在老人家下厨前,进去准备,本来还该问问为何会吐血的。

后来到了天台,老人家坐缸后,唐道云居士来,在带学人回杭州的路上也聊起“大威德”;唐居士也是第六天吐了血,问学人为什么。说真的,那时未作正面回答,是学人尚不甚明了:对老上师此前对学人所说的,“修此法前须具备的修法条件和前提,否则易出吐血等反应”尚未领悟明白。

其实,吐血也未必是坏事。此血属嗔毒阴成,随顺教法,修而吐之,可去嗔毒。只是修法者在出现反应时,应及时请教传法上师、即可补救调顺。要是“坏事”,你再怎么强硬地逼迫,老上师也是不会传的;只有对“即使条件稍欠,但在出现反应时尚可补治”者,老上师才会“勉为其难”地答应传授。

文/智渡法师

2015年秋追续


 



 

 

网友评论
  • 相关阅读: 
分享到:
联系地址:中国·浙江省·天台县·水南村西 Copyright © 2000-2017  浙江省天台山慈恩寺  WWW.CIENSI.NET ICP备案号:浙ICP备15031353号-1 浙公网安备 3310230200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