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法脉传承 >
分享到:

海公法系 清净殊胜

  • 2013-07-17 21:17  |  
  • 来源:天台山慈恩寺  |  
  • 负责编辑:admin  |  
  • 点击:

 

  “康萨乃帕绷喀之嫡传弟子,笔者拜会布初活佛多次,布初活佛近期曾朝礼康萨住过之《扎啷雪》【旧屋】;布初活佛持藏文《东嘎大辞典》【洛桑诚勒 著】,口述康萨的,彻底明了康萨上师就是帕绷喀。并据该条修正我们过去一些错误,如康萨系十三世达赖经师、康萨来源等。【名称来源】”
  1888年春正月
  西藏拉萨大昭寺正在举行“扪朗晴波”【藏语:大昭会】,此寺由尼泊尔墀尊公主所建,寺内供奉文成公主下嫁时所请之释迦牟尼像。原现比丘相,宗大师发愿正法增住五百年,特制纯金五佛冠。供养成报身像,即无正法末法之分。一戴大小恰合,可知定能满意。佛像光芒四射。
  年年正月在此举行大昭会,广兴供养二十余日,来自四面八方的喇嘛聚会此寺,念诵《上师无上供养观行法》有的僧人寻找《梯慈格格》【依止上师】有的设供、有的放茶【茶供·发衬钱】万人法会,盛况空前。
    帐篷星罗棋布,彩旗迎风飘舞;香烟袅袅,白螺声声,莽筒咽咽,铙钹哐哐,声响云霄,法鼓咚咚,音传诸天。万僧大法会在《上师供》的经声中揭开了序幕。

  这种一年一次的殊胜大法会是每个僧人必到的道场。是学习、体认、显现、认证、寻师、供养的殊胜法会。千人百众的僧俗。若智若愚的行者,他们业感的生命,将从这法会,这万僧云集的大昭法会上转化为智慧觉悟的慧命!
  法会的真动力,上师三宝摄持众生的吸引力,瑜伽密戒产生定慧力,与会者深刻至诚的菩提心、出离心而发誓度尽众生的愿力,无比、无上、无量、无尽佛陀之光明力,在法会里像甘露、若春风、似和煦,令与会者体会到佛法的清净与究竟。
  法会的一角,来自拉萨北面擦瓦里镇十岁的小沙弥,用他红扑扑的脸蛋不时仰望着1860年出生的令人钦佩的达波上师。

  擦瓦里镇的小沙弥,出生在镇上 官员之家,七岁时,他便拜在邦杰·洛桑达青【法主·善慧宏扬】座下为僧,被恩师认定为“帕绷喀堪珠”意为“帕绷喀寺堪布【法师】”的转世化身。并为之授记:“加人色拉寺,定有稀有之事发生!”
  帕绷喀【汉译:磐石顶】拉萨色拉寺腰间的一座古庙名,公元七世纪初,吐蕃王松赞干布,在拉萨平原西北山坡上建了一个小屋,屋在一块大石顶上,因而得名。吞米桑布札就在这间屋子里创造藏文字母和文法的。是一座意义十分重大的文物古迹。
  “师是三宝,师是本尊,师是明王-----护法尊·····”
  达波上师亦不时用慈悲的眼神照顾着十岁的帕绷喀。
  师徒二人继续念诵《上师无上供养观行法》------“具足相好  百千光明  虹影五色  严美聚  金刚不坏  趺坐结跏  体是诸佛清净蕴······”
  念至此,帕绷喀出于对上师达波仁波切的无比尊敬,自始至终痛哭不已。
  大昭法会毕,这位在雪山洞窟中专门修习菩提心的达波·绛贝伦珠嘉措【汉译:妙吉祥任运海】把帕绷喀带回巴桑地方的山洞里进行苦修。达波上师的本尊是观自在菩萨,他每晚念诵六字大明咒达五万以上。
  达波上师通过一段时间对弟子帕绷喀的观察后,命他依然回到色拉寺继续学习。帕绷喀的学习成绩并不出色,只获得格西的学位,又花了两年的时间在上密院学习。完成学业之后,他便又回到巴桑地方达波上师的洞窟中亲近上师。并在上师所居的山洞附近闭关专修《菩提道次第》。
  达波上师每教完一个道次第的内容,帕绷喀便去关房实修。修毕再回洞中向上师陈述自己所证的情况,帕绷喀获得一定的证德,达波上师又进一步教下去。帕绷喀又再离洞去实修,就这样来来回回一直持续了十年!
   达波上师就成就了帕绷喀的根本上师!
  后来,帕绷喀便在拉萨郊外不断地巡回讲经,名声逐渐大了起来,渐渐地他的座下聚结了一大批弟子。终究成为一名公开说法众所公认的上师!帕绷喀展示了他的卓越才华!
  在西藏雪域,各大寺中学习的教理极为专业和深细。并以严格的辩论方式考试升级。这种学习方式,对系统的学修获得成就和日后传授教法十分重要!帕绷喀最大的成就:能深深的吸引和指导各个层次的僧俗听众的需要,每次说法,动辄数千人甚至上万人,那时的雪域西藏根本没有电器扬声,而帕绷喀声音洪亮有力,一讲便是十多小时,听众不知疲倦,他非常幽默地适当的时候讲一些奇妙的故事或一句笑话,而使听众自始至终充满着希求智慧的渴望与活泼的生机。
  他是公认的帕绷喀大师!
  大师对正法住世的主要贡献体现在两方面:大师的灌顶、传法、教授等一切显密教法,尤其是《菩提道次第》的教法在雪域藏地极为衰微之际,大师从根本上加以挽救,并对业已严重衰微的《瑜伽密际速道》、《大加持藏吉祥总摄轮》的讲修、宏扬,如日中天受到全藏僧俗的顶礼致敬,被誉为西藏的太阳!
  领受大师正法甘露的弟子不计其数,其中最著名的上首弟子是:嘉杰·林仁波琴、嘉杰赤江仁波琴、康萨仁波琴和达札仁波琴。他们都是当时西藏的摄政和达赖大师的正副经师。正如他的根本上师达波上师在洞窟中为他授记的“子威于父,孙威于子”。
  特别指出的是康萨仁波琴,他是一位教、证功德最极增上的大师!最受七众弟子敬仰的就是帕绷喀大师与他亲传弟子康萨仁波琴!被西藏僧俗誉为“日月二轮”。
  目前,在海内外弘传格鲁派的格西、仁波琴多半都出自这“日月二轮”座下的弟子和再传弟子。所以称帕绷喀大师、康萨仁波琴是雪域藏地的“日月二轮”并不过分,因为他们都是宗大师教法弘传史上划时代的一代大师。
  还有一点必须要强调的是:《三主要道》是宗喀巴大师为其弟子,也是他的亲侄----擦廓·阿旺札巴【语自在】写的。地点在凯鲁寺,为阿旺札巴和另三位同学讲授“般若”、“量论”和“中观”而作。这是宗大师“最初的四弟子”。宗大师与这位侄子非常亲密。并称阿旺札巴为“子”。并将成佛后第一口法乳----正法甘露赐给这位钟爱的弟子。
 宗大师并为其子授记:“阿旺札巴将在遥远的地方宏扬佛法,遥远的将来宏传佛法。”事实果真如此,阿旺札巴后来在藏地东部创建了百余座寺院。宗大师圆寂后五百年,振兴宗大师教法的一代巨匠。帕绷喀大师是阿旺札巴历代转世的化身之一。这在《帕绷喀大师传》上卷中,有详细的描述,这里就不多叙述。
    康萨仁波琴被誉为雪域藏地之月亮,其功德与其根本上师帕绷喀被誉为太阳无二。“交杰朗巴宜”是当时雪域流行语,汉译:“两大皈依处”。
    康萨仁波琴生于光绪十六年五月初五日。因为他七岁时就到哲蚌寺下面的康萨长住,故弟子们称康萨而不呼其名,是表恭敬。康萨四岁出家,礼日轮帕绷喀为师,八岁将一切仪轨念完,并能作大灌顶,十三岁于数人扎仓【藏语:寺内大区】中辩才无敌。二十岁得头等格西,便去拉萨以远之聚巴闭关。民国十七年出关,民国十八年回到拉萨,于哲蚌寺古母扎仓任堪布。于书无所不阅,阅读神速,一目十行,手不离披,因具极大智慧,修正成就极深,得到依止上师的特殊灌顶、显密教法。仁波琴以白文殊法获大成就,藏文经典一百零八函,仅十余日传完。后恐令受者生疑。乃以二十余日传毕。
    僧俗有疑难列队请示仁波琴,仁波琴听一人陈述后,随即答彼,众人闻答,皆欢喜作礼而去。盖答一人之疑,覆盖众人之惑,众难释除,皆大欢喜。不但法务疑难如此,即使社会纠纷,俗人亦喜求仁波琴,仁波琴只数语,双方仇家,即化为友。作礼而去。
   仁波琴之才学高深莫测。
    1928年6月,能海法师领永光等三人从康定里塘那摩寺出发,千山万水,风雨交加,雪埋丘壑 ,关隘重重。
    四人徒步,必须绕过藏兵关卡,以免抓住送还康定。不辨东西,走了几天,回头依然看见那摩寺。
    康藏雪原,气候恶劣,晴雨多变,雨则淋透,晴又晒干。忽雨忽晴,一日几番冬夏,夜为冬,夜架帐篷,合衣伏地,以靴代枕。稍暖则蜷足而眠。晨起靴冻,努大力足放入,穿好需急行,坐久,靴又冻僵。翻越大山,上下须数日。山顶陡寒,鹅毛大雪,压塌帐篷,四人挤一处取暖御寒。河水结冰,牛马畏寒不肯涉水,为了求法,四人须赤脚涉水至彼岸。乱石泥浆,羚羊惧冻蜷伏洞中,为了求法,海公负重凭杖努力前行。靴底穿,棘刺足心而不知,衣油片,虱满全身而不晓。日则风霜雨雪,夜伴虎狼四嚎,或十日不见人迹,或半月难见鸟飞。为了求法,吃尽其苦,勇猛承担,今之得法者,当思上师之法来之不易。经三个月零七天能海法师一行安前抵达拉萨。
    法师以依止法,依止康萨仁波琴,每日三次礼拜,每晨用瓦坛远道背水登楼,为仁波琴熬制酥油茶。扫地、换供水、擦铜杯等杂物。仁波琴欣喜,慈悲纳受,方便见教。显法以《现证庄严论》为主,结合《般若》五会,兼学《入中论》、《俱舍》、《戒律》、《因明》,包括宁玛、噶当、噶举、萨迦等各派注疏宗要。
    密法则以《文殊大威德仪轨》为主之四部密法,以及开光、灌顶等。长随五年,深得仁波琴显密精髓。获得宗大师嫡传二十八代殊胜传承。
    为筹资粮,师经尼泊尔、印度朝佛陀胜迹,于菩提迦耶礼佛遗址,师病甚笃,自思不起,乃以康公所赐衣物、法器、舍利法物赠侍者佛金师。师万缘俱空 于定中见长老神采飞扬,问师“欲何求?”师答:“无所求,只图宏扬佛法,利益众生。”长老曰:“汝敲铃,吾即来!”俄顷出定,身心轻安,急寻长老,乃塔中之花环堆满全身之释迦牟尼佛!便发宏愿,以菩提迦耶四方塔型,重建四川彭州之龙兴舍利塔。
    能海法师于1940年领弟子照通等再次入藏,亲近康萨仁波琴学法。师仍按依止法依止仁波琴。喇嘛至曲水讲寂天菩萨所造《入行论》,师领弟子随往,并充当侍者,喇嘛为师一人传授密法。返拉萨参加扪朗晴波,师大兴供养。为一万喇嘛会供,供佛及僧。又在本康村供茶,师自调味,全村数百人,皆大欢喜,莫不知云登嘉措者【师藏文名字】,师常思近慈寺,尤念沙弥堂八十多名沙弥学修情况。思之甚笃。忽一日,仁波琴命师俯首以耳贴于喇嘛盘足之膝骨,师从膝盖骨中听闻沙弥堂80多名沙弥之童音正在念诵----
      空乐无分 广圆若虹  普贤供云  遍布中。
      萃叶杂化 众果妙严  随欲如意  树梢头。
      怒狮擎举 广严宝座  日月圆满  莲花茵。
      最极难得  具足三思 本师法体  即佛身。
                  
                           。。。。。。。。。。。。
   听到这里,上师浑身升起了无穷喜乐 无尽无量,一心学法,不思近慈寺,不念沙弥了。
  康萨仁波琴之法体即佛身,功德难测!
  后,近慈寺数电催师归。师隐匿不报喇嘛,仁波琴知,另师速返。康萨喇嘛欠安,师集弟子念经于宇陀,祝喇嘛寿。喇嘛又疾,师眼润湿。师又接电,仁波琴果断曰:“汝速归,吾即愈!”手舞足蹈,强作跳神:“看,看吾有何疾?”
  师无奈,令照通收拾行装。师随喇嘛从尼日措返哲蚌寺至瓦许弥村,喇嘛将平生学修弘法之衣服法器,如三衣、董嘎、披单、裙子、钵器、法螺、宝瓶、妥巴、铃杵、靴子及显密法宝,全部传与能海上师,并应允内地弘法。

  师以三十匹马驮宗大师三父子全集及所请法宝由藏人连长级军官护送入川。至近慈寺,师全副身心投入翻译。
  从释迦牟尼至宗喀巴至达波仁波琴传法给帕绷喀,由帕绷喀传康萨仁波琴,又由康萨仁波琴传于能海上师!能海上师传与清定上师等上首大弟子,清定上师这支法脉又传法与演法。。。。。法法相传,灯灯相续,法源清净,传承殊胜,释迦佛祖,一脉相传。能海上师,两番入藏,弘法、翻译、为国家、为世界和平日夜操劳,契机契理。译传圣典,依律建树近慈寺根本道场,分建法幢多处。善巧方便,广导弟子,发菩提心,树般若正见,护持正法,为国为教,作出巨大贡献。正应验了达波上师为帕绷喀授记的“子威于父,孙威于子。”同时代的高僧大德则誉海公为“黄文殊”。徒众们则尊海公上师为汉地 般若宗 初祖。

 

网友评论
分享到:
联系地址:中国·浙江省·天台县·水南村西 Copyright © 2000-2017  浙江省天台山慈恩寺  WWW.CIENSI.NET ICP备案号:浙ICP备15031353号-1 浙公网安备 33102302000017号